> 热点艺闻
深度 | 价值 | 艺见 | 展览

以灵魂伴侣之名: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的中国行

来源:搜狐艺术 作者:刘莹莹
  • 手机看新闻
 艺术家迈克尔·艾默格林(左)和英格·德拉赛特(右)

  我们并不想用“同性恋”这个标签去给“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Elmgreen & Dragset)做什么噱头,但这个事实的确印证了他们在艺术领域迸发的敏锐视角和独特趣味。在合作20余年后,德拉赛特坦言艾默格林已经成为自己的“灵魂伴侣”。20年来,这对“灵魂伴侣”试图用艺术作品构筑起一个可供灵魂交流的私密空间,同时他们也孜孜不倦地搭建着与世界沟通的桥梁,以此改善人类现在和未来的生活空间。

  他们用独特的视角观察着生活微妙的变化,也以敏锐的眼光洞悉着商业对艺术领域的侵蚀;他们在作品中毫不掩饰地抨击过资本主义制度,也曾饱含深情的为死于纳粹屠刀下的同性恋者发声;他们将艺术品赋予了至高无上的话语权威,也对艺术博览会的同质化现状表示出深深的忧虑;他们的作品《收藏者》曾获得“世界三大艺术展”之首的威尼斯双年展的特别提名奖,他们的代表作《Prada Marfa》 被《纽约时报》和社会名流纷纷报道……

  2016年1月24日至4月17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将把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展览(《The well fair》“好博”)以虚拟艺博会的形式呈现,看似离经叛道,实则寓意非凡。下面,就让我们用对话的形式探寻这对“灵魂伴侣”精神世界的一隅,同时铭记那句不朽的名言:“除了艺术之外,没有更妥善的逃世之方;而要与世界联系,也没有一种方法比艺术更好”。

  ·“中国之行将为我们的创作带来新的灵感”

 

  在充满西方文艺气息的展览馆内,有一幅中国毛笔字画格外引人注目。这幅作品上写着“家是你离开的地方”。德拉赛特说,这是生活在柏林的一个中国女人写的字,但内容是艾默格林年轻时写的诗句。他们认为这句话也很契合春节前的中国,有大量的中国人回到家,又不得不离开家。

  搜狐艺术:这是你们第一次来中国吗?觉得跟想象的有什么不同?

  德拉赛特:我们之前曾来中国做过两次调研,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大陆举办展览。中国跟我们想象的还是很不一样的。西方媒体侧重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比如环境污染、政治氛围等等,但是我们来到中国,发现这里比我们想象的要现代化很多,而且我们可以直接和中国人接触,这点对我们认识中国很重要。

  搜狐艺术:那么这次来中国有没有为你们的创作带来一些灵感?

  德拉赛特:对,是的。首先,这场展览本身就是中国带给我们的灵感,因为它的场地很大,足以办一场艺博会,所以我们采用了这种形式(注:指用虚拟艺博会形式进行展览)。第二,你知道,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香港、台北、首尔、北京等等城市都有自己的不同,所以当我们离开中国回到欧洲的时候,我们会用新的视角去观察欧洲,重新观察我们生活的地方。

  搜狐艺术:你们上周三在中央美院有个讲座,在那里你们提到,不同的艺术作品放在不同的环境中,它的意义会发生变化。能不能具体谈一谈,同一个作品,比如那樽男美人鱼,在“好博”和“千高原机场”的意义有什么不同?

  艾默格林:去年夏天,我们在首尔的美术馆做“千高原机场”项目,是因为那个美术馆就很像是机场航站楼。这里不一样,这里空间很大,足以开一场艺博会了。那个美人鱼在“千高原机场”会被观众理解为机场的一个雕塑,是机场的一个部分;在这里观众会觉得是艺博会的一个展品,你可以购买它,当然实际上你也并不能真的购买它。

  搜狐艺术:你们很多作品都蕴含了对艺术与商业关系的思考,比如《Prada Marfa》。这次你们也把展览办成了虚拟的艺博会,就像你刚才讲的,观众在虚拟的艺博会上并不能真正购买艺术品。所以,你们认为艺术和商业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德拉赛特:艺术是商业的一部分,专业的艺术家需要面对这样的现实。

  艾默格林:这实际上是个没办法回避的问题,现在的艺博会就像复制了其他博览会的形式,艺术家们也会说,这个(艺博会)跟别的有什么区别?

  搜狐艺术:你们这次展览的主题是“The well fair”,这是否是对以往艺博会的一种反思?认为以往的艺博会是不够“well”的,所以你们要呈现一个“well”的艺博会。

  德拉赛特:我们曾经做过一个关于福利(welfare)的展览,“well fair”实际上是“welfare”的同音词,并不是修饰“fair”的。

  搜狐艺术:你和艾默格林是从1995年开始以“艾默格林和德拉赛特”的组合名义进行创作的,当时的契机是什么?

  德拉赛特: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最主要的是,他是我的“灵魂伴侣”。

  ·美人鱼的“男朋友”

  采访中,艾默格林和德拉赛特向搜狐艺术详细介绍了他们即将展出的一些作品。这些作品有的具有深刻的政治隐喻,有的纯粹是对生活的描述;有的包含他们对大师的敬意,更多的则是由灵感激发出的原创作品。

注:效果图
注:效果图

  德拉赛特:这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空间,展览的时候我们会请一对双胞胎分别在里面做一样的事情。这算是对现在艺博会的反讽,它们和普通的博览会没什么区别,千篇一律。

作品:资本主义从内部瓦解
作品:资本主义从内部瓦解

  德拉赛特:这是我们十几年前的作品,现在证明是正确的。(笑)

作品:Master&Servant《主人和仆人》
作品:Master&Servant《主人和仆人》

  搜狐艺术:为什么给这个作品取名叫“主人和仆人”?它们谁是主人谁是仆人?

  德拉赛特:这是两个用不同材质做的箱子,上面是大理石材料的,下面是木制的。但是它们的样子是没有分别的。观众看到它就会想,它们有什么区别呢?因为是大理石做的就比木制的好吗?现实生活里,人们也很容易自以为这个比那个更重要,但实际上可能并不是。

 

  搜狐艺术:艾默格林是哥本哈根人,这个男美人鱼的灵感是源自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吗?

  德拉赛特:对,是的。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哥本哈根那条美人鱼的男朋友。(笑)

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作品
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作品
 作品:雷尼·马格里特《恋人》
作品:雷尼·马格里特《恋人》

  德拉赛特:这个作品的灵感来自于马格里特的那幅蒙面人接吻的画,我们把它立体化了。不过原作中能明显分辨出哪个是男的,哪个是女的,我们这个作品没有男女特征的区分,观众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男一女,也可以想成两个男的或者两个女的。

作品:Storaged《贮藏》
作品:Storaged《贮藏》

  德拉赛特:这是个沮丧的小男孩。他可能在成长中遇到了一些烦恼,也可能是陪他的父母来看这场展览,然后他觉得好无聊就坐在了这里。(笑)

作品:Plus One《加一》
作品:Plus One《加一》

  艾默格林:我们不光只把展览做成艺博会的形式,还只做了VIP卡片,但是他们拿着卡并不能真正买什么东西,也没法进入贵宾室里休息。

 

  德拉赛特:这里每一个箱子都代表一个博览会。所有的箱子都是一样的,就像现在观众看到的许多博览会一样,没什么差别。

  采访结束后,德拉赛特带领搜狐艺术记者来到一个尚未完全布置完的“作品”旁边,这个“作品”是一间漆黑的房间,一眼望去看不见任何景物。但是只要有人站在门外,就可以清晰地听见里面讨价还价的声音。德拉赛特说,这是他在一次艺术品拍卖会上录下的声音。观众不需要用眼睛看,用耳朵听就足够了。

  ·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作品赏析

作品:Prada Marfa《普拉达 马尔法》
作品:Prada Marfa《普拉达 马尔法》

  Elmgreen和Dragset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西部马尔法的沙漠里建造了Prada专卖店,但整个建筑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为了制造一个完美的复制品,Ms. Miuccia Prada亲自提供了商品,授权使用商标LOGO甚至提供设计指导。但是这个永远无法打开的Prada店注定只能孤独的奢华下去,因为它终有一天会消失在荒漠之中。

作品:同性恋受难者纪念碑
作品:同性恋受难者纪念碑
作品:同性恋受难者纪念碑
作品:同性恋受难者纪念碑

  这座同性恋受难者纪念碑的造型为一竖立于地面的长方体,略微倾斜,正面有一个带屏幕的小窗口,屏幕上不停播放着两个男人亲吻的画面。Elmgreen 和Dragset希望通过这块纪念碑缅怀那些死于纳粹屠刀下的同性恋受难者,同时也希望同性恋者获得社会公正的对待。

作品:Emergency Exit《紧急出口》
作品:Emergency Exit《紧急出口》
作品:Modern Moses《现代摩西》
作品:Modern Moses《现代摩西》
作品:Temptation《诱惑》
作品:Temptation《诱惑》

阅读更多搜狐艺术的原创内容

请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狐艺术相信 生活有别处

arts.sohu.com true 搜狐艺术 http://arts.sohu.com/20160119/n435037482.shtml report 10651  艺术家迈克尔·艾默格林(左)和英格·德拉赛特(右)我们并不想用“同性恋”这个标签去给“艾默格林与德拉赛特”(Elmgreen &&
(责任编辑:石玥)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